你的羊驼:

你第一眼就明白了这个男人空虚、自负、愚蠢、懦弱、滥情、满口谎言,但你无法放开,你得到了又抛弃,抛弃又不会太彻底。


你在心里嘲弄他幼稚的宣言,却从来不曾拒绝。实际上,你甚至是近乎引诱地让他自以为是,让他得意洋洋,让他说“——我爱你。”


却拒绝去相信这样一个再清楚不过的事实,你与他一样,不过是个被寂寞折磨的二流货色。

 
17 Jun 2018

大噶好,今夜我要给大噶分享一首让我迅速变可爱的歌

 
13 Jun 2018

女性学概论期末考试我选的题目是女性与婚姻,引用恩格斯来论证这种制度的经济基础,所有的形式背后都是利益关系,就像诸多道德不过是权力博弈的结果。
写了两页纸的性别角色期待和社会建构理论。

最后不情不愿加了句,但人是唯一能超越自身本能的动物,也是唯一能意识到制度的目的并修正制度的物种诸如此类的套话,以免显得太偏激悲观。
下午回宿舍准备明天的口语课,看完了费城故事,突然意识到我最后讲的那些话并不全然是讨好。
纯粹的善意和爱是存在的,哪怕只有一瞬间,它们仍然是存在的。

13 Jun 2018

所有星辰的秘密

昨晚梦见自己在高考,很多人都梦见过,讲自己如何紧张,手心冒汗,压力巨大。
我没有。
我梦见高考前两天晚上宿舍开着空调复习,清爽空气,沐浴后的淡香,书页翻动的声音,柔滑触感,安稳静谧。甚至令人错觉以往如此,以后也会如此。
班主任特地来看望我们,无非是加油打气的一些套话,让我们放松——而我甚至不需要这种安慰,是很放松的,准备太久,变成习惯一种,甚至不比当时刚入学分班考试般紧张。
那可能是我过去人生中最有把握的一次,可我厌恶这么去讲。
伍迪艾伦在《午夜巴黎》里讲:“怀旧就是否定,对痛苦现在生活的否定。”
黄金时代悖论。
那时我妈每次来学校看我都会给我带一小把栀子花,我把它插在护肤品的空瓶里,放在教室的窗台上,我坐...

 
08 Jun 2018

暴露不友善方面

今日课堂,兄弟学院学子,讲网络舆情。还是陈词滥调,说有境外势力,是在传播资本主义价值观念,要搞颜色革命。
不禁想到曾在另一堂课被某位老师逼问,法的本质与价值,当时照本宣科讲红专内容,再问,答不上来,只好哑然。站在那里时这张老脸应该比晚上两瓶黄汤下肚烫许多。
又想到另一位老师讲的逸事,说某位外国教授去他母校讲座,谈及集体主义与自由主义,只说我不对这二者做评价,只希望在座各位认可集体主义是出于自己的思考与选择。有学生站起来回应,我很负责任地告诉你,这就是我思考后的选择。教授亦极有风度,只微笑说那很好。
说了这么多屁话只是想引出今天听隔壁班学子发言时产生的疑问,在她语境中的资本主义价值观念具体内涵到底是什...

04 Jun 2018

完了完了,喜欢色戒都要被打成反动了,郭嘉咋还没墙壁梁朝伟啊。还郭嘉和人民的立场……我特么……

 
04 Jun 2018

去看了学校美院的毕业展

有一幅油画叫做《几个梦》暗色调的背景、无限抽象的金色人形、张开的口中含着月亮与湖泊、女性的生殖器、丛林、女阴、红色、女阴、野兽、水、女阴、子宫、肉团、丛林。
让我想起了户川纯。
还有我自己的梦境,胸部丘疹中挤出的白色蛞蝓、粘在手上的暗红虫卵、浴缸里的污水与死鱼,冰冷黏腻的触感,以及赤裸的我自己。
因此我站在那幅画面前看了很久。

31 May 2018

胡言乱语

对那种有着敏感脆弱眼神的人没有一点点抵抗力,想要一巴掌拍到他的肩膀——“打起精神来啊,你这个笨蛋!”然后把露出茫然无措表情的对方搂进怀里:“好啦,开玩笑的,无论怎样我都爱你。”
胆怯是不被看好的气质吧,但是就是这种无法融入世界的感觉让我非常着迷。
这个世界上外向人类的暴政持续太久了,我需要这样可爱的人类!
因为羞涩内向所以会很容易受惊吓,局促不安却不得不努力表达自己,凑近了会发现其实有一点点固执,过激的反应其实是在掩饰自己的脆弱,因为有蚌肉一样柔软的内心,呜呜呜呜。

28 May 2018

我常常感到一种焦虑与迫切,逼使我去了解更多,关于我,我的身体,我的存在,内部与外部,但我了解得越多,越惊异与困惑,越发意识到自己的盲目。

它使我无法处理好任何事,无论是我与我自身的关系还是我与他人,我总是觉得迷失——此刻,我真的在这里吗,当我处于关系之中时,是我选择了这段关系并如此表现,还是我接受的关于这段关系的“理所应当”使我脸红、克制并说出“我愿意。”这样的话语?

有时候我以为世界是一个厚重的茧,黏腻潮湿,而我胡乱捡拾所有能见到的事物以割开它获得一丝丝喘息余韵。

我常常在撕扯我自身,并且试图将自己拼贴起来。

有人走过来对我说,我想我们是同类,却不能在我凝视的目光中看到我所经历的危机

 
27 May 2018
1 2 3 4 5 6 7
© CandyDarling | Powered by LOFTER